我的位置: 問法百科 >查看詞條
由專業人士共同編寫的法律百科,已有107,935個用戶參與,共213,944個詞條。

配偶 編輯詞條

基本釋義

配偶

      又稱“夫妻”,合法婚姻中的男女雙方互為配偶。它是其他親屬關系血親姻親)賴以發生的基礎。配偶關系因婚姻的成立而發生。

編輯本段

詞條詳解

一、配偶的概念分析

      配偶又稱“夫妻”也可稱為"伴侶",合法婚姻中的男女雙方互為配偶。它是其他親屬關系(血親、姻親)賴以發生的基礎。配偶關系因婚姻的成立而發生。配偶星是直接代表夫妻的標志,故其在命局的組合對婚姻而言極其重要。在推斷婚姻的遲早時,應將配偶富與配偶星結合起來。

二、配偶的法律法規

       在中國,以準予登記、取得結婚證的時間,為配偶關系發生的時間。配偶關系因婚姻的終止,即一方死亡(包括宣告死亡)或雙方離婚而消滅。配偶關系消滅的時間為:(1)一方死亡;(2)或取得離婚證;(3)或人民法院準予離婚的調解書或判決書生效之時。對應否將配偶列入親屬范圍,各國的立法例和法學家的主張不盡相同。例如,1896年德國民法典不以配偶為親屬;現行日本民法典則以配偶為親屬;有些國家在法律上雖無明文規定,在解釋上卻又將配偶作為親屬。中國歷代的禮和律都以配偶為親屬,《儀禮·喪服》云:“妻,至親也,”《服制圖》將嫁入本宗之女列為宗親。《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規定,近親屬是指夫、妻、父、母、同胞兄弟姊妹。配偶是中國的親屬種類之一,這是毫無疑義的。

      配偶星即男命指財星(正才為妻),女命指官星(官星為夫)。配偶星是直接代表夫妻的標志,故其在命局的組合對婚姻而言極其重要。在推斷婚姻的遲早時,應將配偶富與配偶星結合起來,互相參看而定 。

三、配偶權的來源

       配偶權的概念,是由英美法系國家率先提出并使其日臻完善的。我國先后頒布的兩部婚姻法,以及最高法院為貫徹婚姻法所做的意見和批復當中,均未對配偶權作出規定。配偶權作為基本的身分權,盡管我國立法未采納這一概念,但作為一種學理上的探討并未停止,配偶權是有它存在的現實基礎的。確立配偶權,旨在保護合法婚姻。配偶權是夫妻任意一方依據其為對方的配偶身份而享有的民事權利,其本質為私權利;其內容具有復雜、多元性。配偶權還是一個建構性概念,它指代了一組權利義務關系群。配偶權的主體僅僅指的是具有合法夫妻身份的男女雙方。其內容具有多元性、復雜性。配偶權的客體是配偶之間的身份,但又不限于此,它還含有人身、財產內容。

      以歷史的眼光來看,配偶權的概念并非由法律創造,而是由人類無數對夫妻在長期共同生活中所達成的對彼此和外界的為或不為一定行為的認可,這種認可久而久之便成為一種生活模式被人們確定下來。當人們自由選擇婚姻時,也就意味著對雙方的權利義務的某種安排達成了協議。

四、 配偶權的屬性

配偶,是處于合法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夫妻雙方相互間的稱謂,又有學者謂之身份u。而所謂配偶權指的是夫妻任意一方依據其為對方的配偶身份而享有的民事權利,是基本的身份權之一。它包括以下含義:

1 配偶權屬于專屬民事權利,依附于特定主體——配偶雙方,具有非固有性;

2 配偶權僅存在于合法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

3 夫妻雙方都平等享有配偶權。

有關配偶權的特征,筆者認為有以下三點:

1 配偶權屬私法范疇,其本質為私權。

根據配偶權的定義,配偶權是婚姻法中的一個概念,這點無庸質疑,那么,婚姻法又屬于調整市民社會法律關系的民法的重要組成部分u,而民法是典型的私法。故而配偶權屬私法范疇,其本質為私權利。之所以配偶權為私權:首先,配偶權的主體只是夫妻雙方;其次,配偶權規范的是市民社會夫妻之間權利義務關系,而非政治國家關系。婚姻關系中的夫妻雙方所負擔的道德義務和社會責任的特點絲毫改變不了其本質的私法屬性;再次,配偶權設立的首要且主要目的是規范夫妻間權利,保護婚姻弱勢一方合法個人利益得以實現。

2 配偶權內容具有復雜性、多元性。

有關配偶權的內容,是最具爭議的部分。既然配偶權規范的是夫妻一方依據其為另一方的配偶身份而享有的權利和義務,那么這樣的權利和義務就必然會體現在婚姻家庭生活的各個方面。婚姻家庭生活內容的繁雜,使得配偶權的內容不單單涉及夫妻身份關系,而且還包含了一些基于配偶身份而取得的財產權、人格權等等。但這些基于配偶身份而取得的非身份性權利又與一般財產權、人格權不同,具有其自身的特殊性。所以說配偶權的內容是復雜的。至于配偶權的多元性,指的是配偶權雖然是夫妻之間享有和承擔的民事權利義務,但在某些內容上,比如共同財產平等支配權,其義務主體卻不僅僅限于夫妻任意一方,還包括了不特定第三人v。由于配偶權內容的復雜性,又根據民事權利一般理論,使得配偶權可分為絕對配偶權和相對配偶權。絕對配偶權,一方或雙方配偶可對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主張權利;相對配偶權,即指一方配偶只能對另一方配偶主張的權利,比如請求扶養權。筆者認為,鑒于配偶權內容的復雜性、多元性,配偶權設立則應遵循法定主義與任意主義相結合的原則。換言之,即配偶權還可分為法定配偶權和約定配偶權。法定配偶權指婚姻法及其他法律明文規定的配偶權;約定配偶權指夫妻雙方約定的,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配偶權。配偶權體系中的很多內容具有絕對權性和直接支配性,將人們贊同的長期以來所形成的夫妻之間應該具有的權利義務用法律形式確定下來,符合確定糾紛處理的標準和公序良俗的要求,也有利于維護夫妻利益;由于婚姻家庭生活具有的一般共性,這使得配偶權的絕大部分內容都能為法律所規定;又基于加強婦女權益保護的考慮,以上因素,決定了配偶權設立的法定主義是必要的。但是基于配偶權的私權性質,配偶權體系中還有一些內容屬于相對權。成文法不可能窮盡一切可能或將會發生的情況的自身局限性,法定主義將與情事變更相沖突;又婚姻關系受文化風俗,傳統習慣的影響,夫妻雙方對配偶權內容的理解有較大的差異,因此,配偶權又不宜完全以具體的規定加以限制,而應留出一定的空間。當事人在婚前或婚后達成的創設性法律沒有規定的配偶權內容,只要不違背法律的禁止性規定和破壞公序良俗即為合法。

3 配偶權概念的建構性。

建構性概念指法律自己創造的概念。包括描述建構性事實的概念(如法人)和描述法律關系的概念u,配偶權是一個建構性的概念,是描述法律關系的概念,而不是描述事實的概念,在整個法律推理過程中起到一種媒介作用。配偶權概念的本質在于一種指代功能,它指代了一組權利義務關系群,使得法律推理簡明而形象。配偶權的實質在于對夫妻之間權利分配義務分擔以及雙方共同享有的權利和共同承擔的義務及社會責任的確認;其評價意義在于:便于夫妻雙方及其他人參照法律或契約,設計和規劃自己的身份行為或影響他人婚姻的行為,準確預期自己的后果,自覺使自己的行為符合法律的指引,符合正常生活秩序,符合社會穩定的需要;其救濟意義在于,“可以通過限制過錯方隨意離婚或使其承擔較多的經濟賠償,以實現對婚姻家庭的保護和相對公平”。u

由以上的討論可以看出:配偶權決非單純的身份權,它是一組權利義務關系群,具有多重權利屬性。

五、 配偶權的主體

配偶權的主體與配偶權法律關系的主體是兩個概念。所謂配偶權的主體是指享有配偶權的人,而所謂配偶權法律關系主體是指參與配偶權法律關系,享受權利,承擔義務的人。很明顯,配偶權的主體是配偶權法律關系的權利主體。配偶權的主體僅僅指夫妻雙方,在絕對配偶權中,夫妻雙方以外的第三人雖負有不作為義務,但第三人是配偶權法律關系的主體,而并非配偶權的主體,不享有配偶權利。

關于配偶權的主體,還必須明確以下幾點:第一,主體的法定性。就是說能夠取得受法律承認和保護的配偶權的人,必須是合法締結婚姻的夫妻雙方。不符合結婚的合法要件的,或者并不以夫妻名義而同居生活的雙方當事人之間,盡管可以享有和約定與配偶權內容相同或相似的權利,但這些權利不是配偶權,不能尋求配偶權法律制度的保障和救濟。第二,主體的特定性。配偶權是一種契約性身份權v。民事契約具有可轉讓的性質,身份則不可轉讓。配偶權由夫妻雙方專屬享有,在一個婚姻存續期間,一方不得以任何形式讓渡自己的主體身份。第三,主體的雙方性。配偶權存在的前提必須是夫妻雙方均存在于特定的配偶權法律關系之中。如果任意一方去世,除了根據有關繼承的規定,另一方配偶可能依據其配偶身份而獲得繼承權之外,其他配偶權歸于消滅。如果是夫妻任意之一方下落不明或由于工作原因長期居住外地等情況,則配偶權就不可能圓滿實現。

權利主體行使配偶權,應遵循平等原則、忠誠原則和權利不得濫用原則。即:夫妻雙方平等的享有和行使配偶權。夫妻之間應以相互忠誠的主觀心態和客觀行為去行使配偶權,不得隱瞞或欺騙對方,以獲得配偶身份利益以外的利益。夫妻之任意一方行使配偶權時,應尊重相對方合法權益、人格尊嚴和人身自由,不得以強迫、暴力方式實現自己的配偶權。特別是在要求發生性行為的問題上,配偶權不得對抗性的自由支配權。性的相關權利既有人格權因素,又有自由權因素,而一個人的人格尊嚴與人身自由是不可克減的基本人權。當配偶權與之發生沖突時,人格尊嚴和人身自由權具有絕對的優先效力,在夫妻雙方行使配偶權時,同樣要求尊重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破壞公序良俗。

六、 配偶權的內容

配偶權的內容是權利主體享有和相對方平等的人身、財產權利和義務。具體講,任何關系到家庭的配偶雙方共同權益的事情,必須由雙方在法律范圍內解決,任何一方不得把自己的意志強加與對方。從這個角度講,配偶權更接近于對合法婚姻存續期間的夫妻雙方各自獨立享有的專屬民事權利的對等限制權,所針對的是那種以為締結了婚姻,就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而限制或干涉對方配偶基本人權的不平等支配思想,更好的規范夫妻關系,明確夫妻間的權利義務,引導家庭關系的健康與發展。

我國婚姻法雖沒有明文規定配偶權,也沒有采用配偶權的概念,但從修改后新增設的若干項夫妻之間特有的身份權利和義務來看,配偶權的若干主要內容已得到法律的確認。例如《婚姻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的“禁止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第四條“夫妻應當相互忠實,相互尊重。”等等。

關于配偶權應包含的具體內容,學者間存在不同認識。有的學者認為配偶權的內容應包括如下15項:同居權,貞操請求權,感情聯絡權,生活扶助權,離婚權,扶養權,財產管理權,日常家事代理權,監護權,收養子女權,住所商定權,行為能力欠缺宣告權,失蹤宣告權,死亡宣告權,繼承權u。有的學者提出配偶權的內容應包括:姓名權,同居義務,住所商定權,忠實及協助義務,選擇職業自由權,撫養教育子女的義務,代理權,夫妻約定權v。有的學者認為配偶權主要包括四種權利與義務:夫妻姓名權,同居義務,住所決定權,貞操義務w。得到較多支持的則是楊立新教授的觀點,即:配偶權的內容有夫妻姓名權,住所決定權,同居義務,忠實義務,職業學習和社會活動自由權,日常事物代理權,相互扶養扶助權,計劃生育義務x。筆者較贊同楊教授的觀點,即配偶權的內容主要包括:夫妻姓名權,同居義務,忠實義務,婚姻住所商定權,日常家事代理權,相互扶養的權利與義務,夫妻生育權。

配偶權作為身份權的一種,并非民事主體生而固有的權利,而是通過結婚行為取得的,具有一定的依附性質,因離婚或配偶一方死亡而消滅。考慮到配偶權的內容的復雜性,筆者將會從法定配偶權和約定配偶權角度論述究竟哪些內容不宜法定,哪些內容法律應當明文規定。

夫妻姓名權。現代社會男女平等,各自享有獨立的姓名權。體現在婚姻家庭關系,則表現為夫妻雙方都有權自主決定是否在本姓之前冠以配偶的姓氏。夫妻雙方各自享有平等的姓名權,并不排斥夫妻雙方在自愿的基礎上經過平等協商,就各自姓名問題做出約定,只要當事人雙方達成協議,無論是妻從夫姓還是夫從妻姓,還是夫妻雙方共同選定第三姓,均為法律所允許。對于已約定從對方姓氏的夫妻而言,夫妻一方死亡或雙方離婚后,生存配偶或已離異者要求恢復本姓,在法律上是并無障礙的。我國婚姻法第十五條規定:“夫妻雙方都有用各自姓名的權利”,也就是說,夫妻雙方各自享有平等的姓名權,不因婚姻的締結而被強制改變。

同居義務。指合法婚姻關系的雙方當事人共同生活,包括夫妻共同寢食、相互輔助進行性生活。筆者認為,同居義務不宜法定。首先,沒有明文規定“同居權”或“同居義務”,根據《婚姻法》第三條中規定的“禁止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只能得出法律禁止與他人同居的結論,而不能得出法律要求一方配偶一定得與另一方同居的結論。其次,相對同居權而言,夫妻任意之一方也有分居權。筆者認為,夫妻可就此問題協商約定如下:一方向另一方請求同居,如果沒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同居,如果不能同居,則應支付扶養費和其他合理費用、精神損害賠償,不能同居還可作為離婚的理由等。進行性生活是同居生活的重要內容,但非全部。性是每個人人格之不可分割的部分,無論何時,亦無論出于何種情況,婚姻絕對不能成為強迫發生性行為的正當理由。作為基本人權的性自由權,絕對可以對抗配偶身份權。以配偶身份為由,在對方不愿發生性行為的時候,強迫其進行性交,是絕對不應免責的。在配偶權里面,不具有隨意強迫自己的配偶與自己發生性行為的權利。

忠實義務。忠實義務主要是指夫妻不為婚姻外之性交,在性生活上互守貞操,保持專一。也包含夫妻不得惡意遺棄配偶,不得為第三人利益,損害配偶利益。我國修改后的婚姻法明文有規定:“夫妻應當相互忠實”。筆者認為,忠實義務不宜法定。因為在法律上一旦規定某種義務,相應地也要規定違反該義務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事實上,忠實義務不具有實際的可執行性,無法強制履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三條的規定,“當事人僅以婚姻法第四條規定為依據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可見,根據該解釋精神,夫妻一方欲對有通奸行為的配偶追究民事責任尚有困難u;只有精神損害賠償這一項法律責任,在婚姻法中有規定,但那必須是在導致離婚的情形下提出。處以民事責任不可行,處以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于法無據,因為,我國《行政處罰法》實行處罰法定原則,對配偶不忠實的行為不屬于被處罰行為,我國《刑法》實行罪行法定原則,沒有所謂的“通奸罪”或“對配偶不忠實罪”。強制履行不可行,法律責任的配置也不可行,因此,忠實義務不宜法定u。

婚姻住所商定權。住所商定權指夫妻在平等協商基礎上共同選擇,決定婚后共同生活的住所的權利。我國婚姻法對于住所決定權沒有明文規定。婚姻住所是夫妻共同生活的一個重要問題。夫妻生活需要一個具有較強隱蔽性的穩定場所,使得夫妻的婚姻整體獲得一定獨立性,并與其他社會成員之間保持適當的距離,以實現婚姻的特有內容。婚姻住所是配偶共同生活的依托,關系到共同生活基礎。為尊重夫妻設定住所的意愿,以期達成婚姻幸福的目的,筆者認為,立法應當明文規定夫妻有協商確定婚姻住所的權利為宜。

日常家事代理權。實際上應稱為相互代理權。指配偶一方在與第三人就家庭、子女上學等事務為一定法律行為時,享有代理對方行使的權利。其法律后果是,配偶一方代表家庭所為的行為,對方配偶必須承擔后果責任。配偶雙方對其行為承擔共同的連帶責任,這種相互代表權與表見代理相似,可適用表見代理的原理。我國婚姻法未規定配偶的家事代理權。筆者認為,隨著人們權利意識的增強,家庭生活也應該職責分明,最好倡導夫妻就一些雖屬日常生活但關系重大,所涉財務較多的事物的代理權實行委托代理,作到明確約定授權。相互代理權的設置,是考慮到夫妻終身共同生活所需的便宜,以適應日常家事處理的需要,其設立宗旨與一般代理權有別。相互代理權的范圍,包括夫妻、家庭共同生活中一切必要事項,諸如購物、保健、衣食、娛樂、醫療、雇工接受饋贈等,一般認為,家庭對外經營活動不包括在內。需要注意的是,行使家事代理權不得超越日常家事范圍。處分夫妻一方特有的不動產(但妻或夫非處分對方的不動產不能維持家庭生活,又不及待配偶對方授權的除外),處分具有重大價值的共同財產,處理與配偶另一方有密切關系的事務等,均不屬于日常家事范圍的事務。

相互扶養扶助權。《婚姻法》第二十條規定“夫妻有互相扶養的義務,一方不履行扶養的義務時,需要扶養的一方,有要求對方付給扶養費的權利。”夫妻之間的扶養權利和義務是配偶權的重要內容,也是配偶身份關系和婚姻共同體的物化表現。還是婚姻內在屬性和法律效力對主體的必然要求。夫妻相互扶養扶助是一種狀態性的、持續的法律關系,無論婚姻的實際情勢如何,也不論當事人雙方的感情狀況怎樣,夫妻相互扶養扶助既是雙方的權利,也是雙方的義務。不履行扶養義務的行為必然是對另一方的侵權,應承擔法律后果,其具有法律強制性。但在實際運作上,筆者以為,基于夫妻關系的特殊性,應以當事人自我調節為主導,自覺履行為普遍,而以公力干預為輔助,司法救濟為例外u。

夫妻生育權。我國《婚姻法》第十六條規定:“夫妻雙方都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 我國《憲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國家推行計劃生育,使人口的增長同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相適應。”就我國的實際情況而言,實行計劃生育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是為了有計劃的控制人口增長,提高人口素質,有利于減輕家庭的經濟負擔。以這種觀點來看,配偶權中的夫妻生育權應稱為計劃生育義務才更準確。它以義務為中心,生育權既是夫妻的權利,更是夫妻的義務。其具有法律強制性。

當然,配偶權的內容不僅僅限于以上七項,婚姻家庭生活的繁雜內容,就決定了配偶權內容的多樣性和不確定性。對于除此以外的夫妻關系的處理,夫妻之間完全可以自行協商確定,可以創設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內容,只要不違背法律的禁止性規定和破壞公序良俗即可。

七、 配偶權的客體

籠統地講,配偶權客體是配偶權行使所及的對象。而配偶權法律關系客體是配偶權法律關系主體之間權利和義務所共同指向的對象,是一定利益的法律形式u。有學者認為,配偶權客體只是配偶身份,不包括利益v。有的學者卻認為配偶權的客體是身份利益,它包含了較多的財產,人格等等屬性w,還有的學者認為配偶權客體與配偶權法律關系客體是同一內容:它包含了所有的民事法律關系客體:人格,身份,物,智力成果,權利和行為x。筆者以為,一切基于配偶身份而取得的身份、財產、權利都是配偶權的客體派生,以派生權利來定義這些基于配偶身份的非身份性權利,反倒恰當一些。但必須明確:配偶權的客體首先且主要是身份,但又不僅僅限于身份,配偶權的客體還有人格內容、財產內容等等。配偶權的客體是多向(復合)的。這些人格、財產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人格、財產。它們在各自所反映的社會經濟要求,關系主體,以及各自發生、終止的依據上都不相同。比如,有共同財產的夫妻所涉及到的夫妻共同財產平等支配權與一般意義上的財產權就不同:首先,兩者中,共同財產平等支配權反映的主要是夫妻共同生活的要求,一般意義上的財產權反映的主要是商品社會的要求。其次,共同財產平等支配權的主體只能是具有合法身份關系的配偶雙方,而一般意義上的財產權卻不受此限制,包括一切可以作為民事權利主體的自然人和法人(當然也包括夫妻)。第三,共同財產平等支配權發生和終止的依據是配偶身份的發生和終止,一般意義上的財產權的發生和終止的原因,則是更為復雜和多樣的。

配偶權這一概念,是否被寫入法律文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通過建構這樣一個描述法律關系的概念,可以更加系統全面的認識配偶之間享有的權利和承擔的義務,從而更好的保障夫妻之間的合法權益,穩定婚姻家庭關系,促進社會穩定發展。

編輯本段

突出貢獻者

更多

協作編輯者

詞條統計

11选五怎么看走势图